一位西北地区煤化工企业负责人
发布时间:2019-07-12 12:41
“新机遇*兼具。”一名北方地区煤化工主要负责人向新闻记者直言,一方面,进出口磨擦可变性,令烯烃进口替代具有更加宽广的空間;而且, 银行不断趋紧的小额信贷门坎,让当地人大型煤化工企业在生产能力扩充方面步履维艰。
  特别注意的是,银行一般仍将煤化工制造业所属到原煤与化工厂层面,由于环境保护与产能过剩行业等因素,该类企业的小额信贷门坎正逐渐缩紧。
  新闻记者各方了解到,西藏、青海宁东地区、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陕西榆林等地区的煤化工企业,开始找寻新的融资模式,把握烯烃进口替代可能。
  毕竟,一个年生产能力60-70万吨级的煤制烯烃项目,总投资额动则逾百亿元,若没有银行资金运用支持,企业很难靠自筹资金与经营收入筹集所有生产能力扩充资产。
  “因而我们希望将公司打引起高档煤基新材料公司,而不是煤化工企业。这对提高银行贷款业务获得能力很有帮助。”宝丰能源总载刘元管告诉21时代经济报导新闻记者,煤化工企业在生产工艺流程与环境保护运作等方面需做到大幅提高,才能进一步扭曲银行与金融市场对煤化工制造业的印象。
部分银行“谈化色变”?
  一名经融权威人士泄露,先前对比石油化工设备制造业享有市场竞争力,煤化工制造业在多年前1度成为银行贷款业务推广的“宠儿”。
  “那时候很多银行积极上门服务向我们推广小额信贷。”上述北方地区煤化工主要负责人泄露,但随着近几年国家环保政策趋严与煤化工生产能力增加,银行看法240度大变化。
  “很多银行都希望尽快撤回借款,甚至各种方式让企业提前还房贷,但又不愿续贷。”上述责任人说,极少数银行甚至“谈化色变”的,只要煤化工企业申请小额信贷支持,就各种原因委婉的拒绝。
  由此可见,一是银行担忧在趋严的国家环保政策下,部分不正规的煤化工企业停工,小额信贷遭遇贷款逾期风险性;二是近几年hdpe与pp聚丙烯等烯烃产品价格行情三路下跌,其中hdpe平均价由10740元/吨跌至7900元/吨,pp聚丙烯平均价由10341元/吨跌至8300元/吨,烯烃生产项目的实际回报率不一定如当年归划时那么高。
  刘元管对于感同身受:“2016年宝丰能源负债比率为62%,到去年底,这个数子降到约38%,今年一季度又下降约1个月环比。银行对煤化工制造业的小额信贷推广趋紧,我们也积极降低债务水平。”
  他向新闻记者算了几笔账,当今宝丰能源八期煤制烯烃项目每年造就约50亿美元营业性现金流量,快要投运的二期工程项目估计产生20亿美元现金流量,添加5月退市ipo募集的数十亿资产,可以支撑点宝丰在尽量不动用银行贷款业务的情形下完成生产能力扩充。此外,宝丰能源已公布关于提早赎回26亿美元公司债券的公示,原因是这些公司债年化率各自是6.2%与9.6%,公司每年需消耗约2亿美元贷款利息。若能提早赎回,企业就能省下一大笔颇丰的利息费用。
  “在5月退市后,银行对我们的看法已发生改变。一不是希望我们提前还房贷,二要将最新项目的贷款基准利率从基准利率上浮5%,调整为下浮5%。”一名宝丰能源内部人士指明。
  但其实代表银行对煤化工制造业的总体小额信贷支付幅度趋向放开。
  刘元管认为,虽然近日烯烃价位下降,短期内可能对行业纯利润情况与银行贷款业务支持产生影响;但长时间来讲,将推动行业适者生存,具有成本费优势的企业能更得到银行与金融市场亲睐。
  生产能力扩充资产需求难满足
  在银行贷款业务趋紧的压力下,煤化工企业竞相探寻新的融资方式。
  前述北方地区煤化工主要负责人向新闻记者泄露,一般大型公有煤化工企业与境外组织合资企业办厂,可获得资产与技术,而大多数私营煤化工公司融资方式有几种:一是中下游企业预付定金;二是贸易商当做贸易融资人物角色,先替中下游企业垫资支付应收款,再加价出售;三是与中下游企业签署应收帐款协议书,得到更高的销售产品定价。
  “这几种资产获得方式各有利弊。”上述责任人分析,预付定金策略看着*安全,但上游企业得出的市场价格也*低,造成纯利润被摊薄;贸易商策略则令煤化工企业将应收款支付风险性转嫁给“三方”,但也会引起煤化工产业链企业都得阵亡部分纯利润;应收帐款方式则是一柄两面性,既让企业得到较高纯利润,又迫不得已担负收不回应收款的风险性。
  “因为中下游塑胶制造企业一样遭遇环保整顿停工与市场营销环境日趋严重等问题,当今大多数煤化工企业主要选择前两种方式,宁可阵亡部分纯利润还要择优保证应收款安全。”上述责任人泄露。部分善于资本运作的煤化工企业还以贸易商定单与中下游企业规划预付定金为抵押物,向银行申请应收帐款小额信贷股权融资,以支持生产能力扩充建设项目。
  “这身后,也有‘短借长投’的成份,若贸易商定单或企业预付定金忽然支付毁约,银行就会因贷款风险而急剧缩紧门坎,不会支持项目生产能力扩充。”一名煤化工企业工程部在职人员向21时代经济报导新闻记者直言。只靠这些“财技”,大多数企业仍没法筹集足够资产支持生产能力扩充。
  在刘元管认为,要吸引银行限额资金运用支持,当今煤化工企业需稳步提升高档烯烃产品生产的工序改建与环境保护运作能力。
  “目前我们正关注進口烯烃产品的钢种、性能、高密度特性与应用范围,不清除在将来产
 
购买咨询电话
0573-83412810